hoon日子 – 我hoon,故我在











{五月 3, 2010}   寻找"遗物"@新山

怀疑在餐馆掉了钥匙,打个电话到餐馆询问是否有人检到失物.

我:小姐,你好.我中午到你们的餐馆吃饭,可能掉了一串钥匙,请问是否有人捡到?

对方:哦,我帮你问问.(过一阵)小姐,我们并没有发现你的遗物.

我:我要找我的失物,不是遗物.(自己也觉得好笑)

对方: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你遗留下来的物品.

----

遗物,失物,傻傻搞不清楚.

Advertisements


{四月 7, 2010}   小小侄儿

一岁四个月



{九月 22, 2008}   小侄儿和他的弟弟



{二月 28, 2008}   我们的收工宴@010208

前天看收工宴照片,
欢声笑语,仿佛还在耳际,
不想,惊蟄未至,
却闻迅雷,不及掩耳。

一年一度捞鱼生
ip3q4024.jpg

ip3q4026.jpg

ip3q4005.jpg

ip3q4036.jpg



{十二月 7, 2007}   坚持做梦的人

我会为自己和朋友保存梦想。
每天都有人放弃梦想,
可我不要,
到死那天都不要
——Santino

最近在看Project Runway,
这是一个时装设计师的选秀节目,
先是16人淘汰剩3人,
3人中再选出冠军。

Santino是最后三强之一,
这家伙,高,瘦声音低沉,
自大狂傲但有才华。
我不喜欢他。

但有一次他表露心声,
原来童年环境困难,他的坚强自卫是缺乏安全感的反弹,
他说从小就梦想要当设计师,
他形容他的坚持:
我会为自己和朋友保存梦想。
每天都有人放弃梦想,
可我不要,
到死那天都不要
——Santino

令人动容。



{十一月 23, 2007}   咳…咳…咳

把剪指甲的任务交给医生,
我们还得帮忙捉住Rocky的手脚头颈,
防他缩手缩脚或转头咬人或伺机逃脱。
向来没事,流血事件不再发生。

但是……我突然听到Rocky哀哭了一声,
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,
四目相投之际,心头一震!
果然是剪到肉了,
红红的血流出来了。
医生讪讪的说:他刚才缩了一下脚,所以……

心痛,医生赶忙拿棉花药水过来,
按着伤口约三分钟之久。
我的愤怒化成句句*%$@#*
在心里千回百转百转千回繁忙奔驰,
还得声声安慰Rocky保证回家后开一罐鸡肉给他补补。

却很无趣的听到医生在问:“他听得懂咩?”
气炸!

接下来医生每剪一次,
我便不厌其烦的交代:小心小心。

好不容易呀,听到一句:全部剪好了。
赶紧帮Rocky松口罩,抬他下来,
这才发现,自己头上脸上嘴上身上,
都是Rocky的毛。

回家路上,人狗沉默如金。

回到家,来家里玩的小侄儿天真的问:
“姑姑,我在等你带我去吃东西,你们去了哪里玩,为什么不带我呀?”
很累的应他一声:“Rocky生病,带他去看医生。”
看着我一身“毛”衣,
他跑过去轻轻拍拍Rocky的头,
“生病了?”

一如承诺,开了罐头给Rocky,
还在里头偷偷加了药丸,
Rocky一扫而空,饮水,趴地,
远远的,抛我一个笑容。

这家伙:)

(续完)



{十月 4, 2007}   咳咳

(续前)

Rocky扭来扭去,惶恐不安,
“帮他戴上口罩”。医生说。
为什么?不必检查喉咙吗?
“应该没有哽到东西。不过要打针消炎,还要吃药。”
“那也帮他剪指甲罢。”

是,剪指甲。
很久以前,我们帮过Rocky剪指甲,
但是,我们剪得太深,
红红的血不停的不停的流出来,
当然很痛很痛。

狗有记性,他从此见到我们拿着指甲剪,
便很醒目的走远远,
从屋前追到屋后,从屋后追到屋前,
或许有很幸运的那么一两次,逮着了他,
但,即便是用力捉住他,
最终还是被他更用力的摆脱。

最终是人和狗都精疲力竭的各据客厅一角,
气喘喘的互瞪。
(待续)



{九月 25, 2007}  

已经好几天,不知Rocky好点没。
上星期六,他老是咳,像是有东西哽在喉咙,
用力用力的咳…咳…咳…,
但除了几口泡沫,什么也没有。急忙和姐姐带他看医生。

说也怪,在车上,倒是安安静静的,
大概是顾着看风景,忘了咳。
到兽医诊所,东张西望,又不出一声。

“他的咳嗽声是怎样的?”
Rocky保持沉默,我只好模仿,
医生还是不明白,
“好像是有东西哽在喉咙,又好像有一口很深的痰卡在喉咙,
urgh~urgh~urgh”
(唉,应该早早用手机录下他的咳嗽声,我就不必学狗咳了)

“吃到什么?”
“不知道咧。”
他在家里自由乱走,谁知道他吃到什么,
不过他的不良纪录真多,火炭小石子tissue都吃过。

“有没有吃到自己的毛?”
????
“吃到毛,喉咙痒,也会咳。”
!!!!

我很担心的看着Rocky,他却一个箭步往前冲,
“砰”一声,硬生生撞上玻璃门。
我的天,一定很痛。
原来门外有小狗,他的地盘主义又作祟了。

医生摸摸Rocky的喉咙,
“到后面来。”
Rocky最恨后面的手术台。
两人使尽力气,把32.4kg的Rocky抬上去。

(待续)



{七月 23, 2007}   猜一猜

最近听到两个冷笑话,答案相当欠扁,你也来猜猜看吧:
Q1:1234567890这十个数字中,哪一个最懒?哪一个最勤劳?为什么?

Q2:小叮当为什么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?



{六月 22, 2007}   停电@Newsroom

突然停电,四周有惨叫声,
赶紧按save,所幸我的电脑没有“暂时停止呼吸”。
不过婉雯的两台电脑都罢工了。*惨

听说邻居早报也停电,起身瞧瞧,还真的是耶。
到窗口看看,怪,怎么别的部门都没事?

怎么办呢?时间一分一秒逼近,工作要如何继续?
靠着电脑屏光幕的微光,
大家努力赶工,
有人在思考如何手拉手拉电源,
有人在打算明天要把电脑的电线换到稳定的插座,
有人打电话来催版,
有人在忙碌“复电”。

电源来了一回,又中断,断了一会,又来,
如此,时明时暗之中,清样了。
呼~~



et cetera